拖稿、拖稿、再拖稿....懶人果然就是懶人,拖到現在我都退伍了,還在寫XD

在告別新訓中心的弟兄後,我踏上了往桃園通校的路程,我知道這些新訓的同梯們也許以後都遇不到了

進入通校後,分了各自的中隊,當時我們這一班有26個學員,包括新訓同連的瀧澤還有隔壁連的阿福

當然,綽號是後來才取的!阿福的小帽是我們常常取笑的對象,明明是菜兵卻已經洗的跟老兵沒啥兩樣

 

來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難免心慌,一群人總是向還沒結訓的學長們問東問西,叫學長其實也老沒幾梯

每天早上起床做做操,接著打掃、上課,晚上打屁聊天殺營站,大致上受訓就是這麼爽

我、阿福還有肥版瀧澤是資源回收班,雖然噁心了點,但是感情還不錯

只有26個學員,要混熟說實在一點也不難,來自各地的人真是各種怪癖都有

說說郎哥好了,口袋裡永遠有一盒喉糖,裡面裝的不是喉糖,裝的是巧克力球、葡萄乾一些雜七雜八的零食

從接訓到結訓下課時間從不間斷的吃,常常瞧見他的手來回於口袋與嘴巴之間

再來說說枕邊人宋仔,其他人都叫他火雲邪神,其實仔細一看真的有幾分神似,不過他不喜歡這個綽號

他是一個悶騷到極點的人,以至於我跟他講什麼幾乎一提就知道(編按:原來麻吉就是這樣)

當然其他學員也各有特色,有會攝影的、騎重車的、臭屁的、愛吃的

 

上課的教官是個年輕的士官長,眼睛總是眨呀眨的

當然在資源有限下,不是時時刻刻都有機器可以操作,大部分上課都是自己在底下看講義,無聊的可以

下課會有熱食部的小蜜蜂餐車,東西幾乎清一色都是炸的,有一個妹妹還長得蠻可愛的,應該是老闆的女兒

 

往返桃園的車錢實在有點貴,所以即便是自己很想要吃也都會克制下來,寧願正餐吃個夠

說到通校的飲食,其實是還不錯的,8道菜裡面大概有5-6道是肉

肚子餓的時候,兩碗飯加上兩碗麵外加甜點跑不掉,受訓一個半月來胖了4公斤的傲人成績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營站的東西也是俗又大碗,是大家的晚上拿來培養感情的好處所

再不然,營舍樓下也會有販賣機,賣泡麵的、賣飲料的、罐頭食品都有,跟新訓中心比起來,這裡根本是天堂,想吃就吃,沒人會靠么

 

洗澡對我們那棟營舍來說相當不方便,只有幾間浴室人又多,熱水一下子就被洗光,得要走一段路到公用澡堂盥洗

第一次當兵以來不用露鳥到處走來走去,又是一個滿足阿

記得有次某間浴室發出令人難以忍受的惡臭,走進一瞧原來是一坨屎堵住了排水孔,真不知道是誰這麼缺德

26個人睡在10幾坪大的小寢裡面,穿個鞋子、刷牙洗臉都得擠來擠去的,生活空間可以說小的可憐

幸好,只是在這裡待上幾個星期而已,不過這裡我感覺到-當兵原來也可以這麼快樂

創作者介紹

藍月海

藍月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