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個過慣放縱生活的大學生來說,軍中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生活方式真是苛求

話說,入伍時雖正值秋天的開始,理當涼爽無比,可是我身上穿的破爛迷彩服沒有一天是乾的

入伍第一天的夜晚-失眠,耳朵不斷接收著來自窗邊老爺風扇氣喘呼呼般的吵雜聲

腦袋中想的盡是外面世界的自由與繁華,嘴巴念的是"我怎麼會來到這個鬼地方",一切的一切完全身不由己

就這樣半睡半醒中,起床號伴著班長的一句"現在時間0530,部隊起床",我知道這又是一天的開始

前三天的適應期其實很涼,也不過是填填資料、領物品、體檢、練軍歌、聽聽班長狗吠而已

看著公布欄上的課表,成為我入伍訓的最大興趣,似乎是內心期待日子趕快翻到最後一頁

操課的日子是無聊的,讓人哭笑不得的是,我們隨時要背著只有在小學才看得到的水壺,我們叫它"乖乖虎"

身上著的經理裝備中,不銹鋼水壺早已成了裝飾品;一群頂著光頭的阿兵哥,背著乖乖虎水壺,鏗鏘有力的唱歌答數

這樣不協調的畫面,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可笑:)


在新訓中心,對我來說最大的福利與誘惑就是打電話與販賣機中那些冰冰涼涼的飲料

不知道是為了自己安心還是讓對方放心,我成了盼望的俘虜-盼望聽到熟悉的聲音,即便講的內容無關緊要

電話亭也不過四支公用電話,要讓170多個人都打回家哭么一番可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

排在前面的人若是講久了點,總會遭人白眼,我永遠記得排在前面講電話的人那種滿足與貪婪嘴臉

壞心的我看到別人電話卡插進去卻又莫名的彈出來,心裡也會竊笑的說下次再來吧!

如果我有超能力,當下真希望我能眨個眼就把別人的電話卡歸零~(笑)


鈔票對於挑嘴的販賣機一點兒吸引力都沒有,正因為這樣我把用了幾年的長皮夾換成零錢包

販賣機裏賣飲料也賣餅乾,不過沒有班長的允許,通常那些令人嘴饞的食物都從可食用變成觀賞用

 

操課的日子是枯燥的,從基本教練、核生化防護、單兵戰鬥、射擊預習到實際打靶

值得一提的是單兵戰鬥,這得背誦一長串可笑的單兵戰鬥詞,再配合馬戲團小丑般的動作

單兵戰鬥場離營舍相當遠,你必須在雜草、黃土遍佈的戰鬥場中,盡情揮灑你的汗水

躺在草地上望著湛藍天空,對我而言是種片刻的享受,其實我比較擔心會有蛇在我翻來滾去的時候竄了出來

我說過,身上的破爛迷彩服沒有一天是乾的

每當內務櫃一打開,撲鼻而來的那種男人味,真會讓人懷疑是不是在裡面醃製了酸菜

看看課表,懇親日的日子要來臨,心中早已讓期待給填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月海 的頭像
藍月海

藍月海

藍月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