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近一個月的空白,並不代表生活是空白,只是有時候要表達的時候身不由己的不在電腦前

而後怎麼也想不起來當時想要說什麼、寫什麼了!這篇題目為〝雜〞便是此意義。

從畢業後的臨時性工作燦坤說起好了,剛進去的時候,我好不喜歡那樣的工作環境

一直到現在仍是如此,一來是自己的個性壓根兒不適合服務業,二來是覺得那裡同事間是那樣的冷漠

天真的認為,不論在何種工作場合就如同學校同學相處一樣的親切與互助,這...我錯了!

不過在我離開燦坤的時候,卻有同事願意為我的離職而宴請大家,讓我不好意思了一陣子。

再來說說女生不愛聽的當兵感想吧!新訓單位沒啥印象,只覺得自己跟一堆白爛自大的大學生一起相處,

離開成功嶺的時候,總覺得鬆了一口氣,終於不用跟那些人在一塊兒了!

接著到中壢通校的二階段訓,過得爽!有台客說的殺氣女教官的大屁股可以欣賞

當然也不是天天看啦,睡我旁邊的宋仔,是個不錯的人!人家都叫他火雲邪神,乍看下還真有幾分相似

離開通校後,還真的有點捨不得那裏的弟兄,離開中壢我換到了很多笑容和肚子上幾公斤的肉。

最後來到現在服役的單位:74資電群,還沒來這裡之前,大家已經為我默哀了許久,待撥的時候,

一些"傳說"還真讓人兢兢業業,可以算幸運的是恐怖時代早已結束,來的時候總覺得相當寂寞而已!

現在呢,我是接個說爽不爽,說賽也很賽的文書兵,有人跟我說文書兵學不到東西,也許吧!

談談我的師父"裕太",偶然整理公文的時候發現師父剛到部寫的筆記本,裏頭記載著他的花費明細

(當然沒我的詳細~哈)這倒是跟我很像,再來看到幾篇日記,其實師父當時的心情跟我現在簡直一樣

覺得參四是個塞缺,覺得當旗手怕出差錯,覺得因為文書業務而沒辦法受士官訓而虧大了

有學長還跟我說過,"你跟你師父很像",其實我一點兒都不反駁這種說法!

我想表達的是,裕太學長是個好人,我一直想說這句話,但是他也很混,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也許是因為"牠"快退伍吧!

當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有偏見的時候,不論他做什麼,你一定看他不順眼!其他人呢?當然是附和了!

這是最近尚儒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時我的感想,當然!尚儒自己說話的態度、表達的方式也許是一個大問題

雖然,不必理會其他人說什麼!但是這樣自恃甚高的態度,認為自己不需要貼人冷屁股而卑躬屈膝

也許到任何地方應該都會吃不開吧!這是我向人性低頭一點。

2月份退伍的人好多,每次看了都再想像自己那一天的到來,自己領退伍令那天的感覺

我想那是會讓人興奮的大叫吧!我的挑戰,現在已經悄悄的接近了,捫心自問"我準備好了嗎?"

創作者介紹

藍月海

藍月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